名課堂-企業管理培訓網

聯系方式

聯系電話:400-8228-121

值班手機:18971071887

Email:Service@mingketang.com

您所在的位置:名課堂>>企業培訓文章

“銅三鐵四”招聘季:誰還在靠招聘平臺“獵人”?

文章類別:人力資源培訓發布時間:2022年5月4日點擊量: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創業最前線”(ID:chuangyezuiqianxian),創業有道·創新中國|中國領先的創投新媒體,提供最好的創投故事。作者:馮羽,如有侵權,請第一時間與我們聯系下架】

當招聘市場進入存量博弈時代,多條腿走路和效率提升或將成為招聘平臺的制勝之法。

被稱為“史上畢業生最多的畢業季”即將來臨,求職、就業和招聘成為了人們高度關注的話題。

而在多數年輕人頗為偏愛的互聯網行業,變化似乎就發生在一年間。對大多數互聯網人來說,今年的招聘季已然從“金三銀四”變為“銅三鐵四”——各大廠不僅鎖HC,在職員工也有可能面臨組織優化、“畢業”、“輸出人才”......

與進入“收縮期”的互聯網招聘相反,有一些行業正在積極釋放高薪崗位。

從去年開始,國家產業政策的傾斜讓不少新興行業成為資金和人才的聚集地:例如新能源行業的“搶人大戰”不亞于當年的互聯網大廠,甚至有獵頭公司僅靠為一家新能源企業“獵人”就能年入千萬。

互聯網行業的收縮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招聘行業的冷清,但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

自年初以來,在北京人流密集的地鐵站里,大幅廣告位基本上都被招聘平臺包圓。幾步距離之間,前程無憂、BOSS直聘、獵聘網、脈脈等巨幅廣告爭相闖入視線,可見,內卷的不僅有打工人,還有鏈接他們和企業的招聘中轉站。

比起過去談及互聯網大廠的“財富自由”論調,如今的招聘市場雖然不乏高薪,但卻更務實且接地氣:對招聘平臺們而言,互聯網行業整體收縮,讓他們不得不深挖其他行業的招聘需求;而在求職者們看來,尋求穩定且匹配程度高的崗位,遠比因為高薪跳槽更有安全感。

“招聘是個苦活,雖然長不成大樹,但一直是‘打不死的小草’。無論經濟形勢如何,用工需求永遠都會存在。”一位招聘行業觀察人士說。

互聯網的彩色泡沫破了,迎接招聘市場的與其說是內卷,倒不如說是迎來了另一場游戲的開局。

招聘季淪為“銅三鐵四”?

今年的春天對互聯網人來說格外冷。

事實上,從去年開始,中概股集體大跌、股民綠油油的臉色,已經預示著今年年初招聘季的冷清,而受挫的遠不止在線教育、房地產和互聯網行業。市場動蕩的漣漪仍在持續擴散。

過去20年,80后、90后經歷了互聯網的超高速發展階段,趕上中概股上市潮那幾年,“財富自由”“百萬年薪”不過是路邊咖啡館隨處可見的談資。

行業財富的迅速膨脹也加速了人才流動。

據國盛證券數據,白領或金領求職者平均主動求職和跳槽的頻率1年內為1-2 次,而藍領一年中主動求職和跳槽的頻率是4-5次,近乎白領的4倍。

而一年中的3、4月則普遍被視為求職者的跳槽高峰期,一般這時,企業也會重新審視公司戰略,開放新一年的招聘崗位。

拉勾招聘數據研究院負責人Grace對「創業最前線」表示,每年3、4月都是求職者跳槽的黃金時段。“企業來年的招聘崗位一般會在春節前開放,上一年度的年終獎也會在這個時間段發放,大部分求職者會等拿到年終獎后再跳槽。”

彼時,人才還是有價的。為了爭奪某些崗位的核心人才,大廠給出高出對手幾倍的工資并不少見。而當整個行業處于買方市場,也很難判定如此高的薪資和求職者的能力是否匹配。

大廠給出的高薪不僅針對高級人才,甚至也對應屆生開放。“一名應屆畢業生進入大廠能夠拿到1.5萬元的月薪已經是非常不錯的水平,但是很多人拿到了3、4萬元,這是因為大廠之間為了搶人才哄抬起了市場價格。”前大廠高管李理 (化名) 向「創業最前線」透露。

但沒過多久,這種“人皆高薪”的局面迅速迎來“變臉”時刻。

大廠裁員的消息紛至沓來,即便是將裁員美化成“畢業”,也掩蓋不住背后的悲涼底色。

“疫情疊加政策收緊,導致整個互聯網行業都處于收編狀態。”Grace表示,過去十年互聯網行業快速發展,市場競爭激烈,很多新業務涌現,因此企業大規模的人才需求會集中爆發。

“但現階段,互聯網行業的格局相對穩定,企業的產能和人員過剩,因此很多邊緣業務或人才面臨著被裁撤的風險。”Grace說。

她認為,在過去的大規模招聘階段,人才選拔的門檻則會被適度放低,但未來市場招聘的趨勢將從原來的規模優先轉變為質量優先。

這一點在應屆生身上也同樣適用。“大廠為了招攬人才,首先會招聘進大量畢業生,通過篩選后再將8成人員淘汰只留下最優秀的人才,而被淘汰的求職者很可能會因為大廠高薪而一時找不到方向,更不愿意去小廠。”李理表示。

而當企業都在艱難求生時,在相對保守的戰略之下,他們對人才的需求也必然會下降。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李理公司整個團隊被裁撤掉的越來越多,李理最終也難逃被裁的命運。在今年2月拿到補償離職后,他發現offer滿天飛的情況已成了過去式,他在多個招聘平臺上投放了相關崗位簡歷并側面聯系了獵頭,但少有回應,部分小公司也因為給不起高薪資而作罷。

且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市面上百萬年薪以上的高管人才在看機會的就有數十位。

「創業最前線」身邊也不乏求職者被裁員導致斷貸、甚至因生活成本太高離開一線城市回到老家生活的案例。

“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之下,企業人員的穩定性會越來越高,互聯網人才的跳槽頻次也較以往有所下降。”Grace指出。

求穩,似乎已成為求職市場的核心詞。

而與互聯網求職市場冷清相對的是,招聘平臺一如既往的高調表現。

地鐵廣告成為他們貼身肉搏的陣地。過去傳統的招聘旺季也是招聘平臺品牌投放的高峰期,某業內人士也透露,一般而言,Q4是企業需求旺季,Q1為廣告投放大季。

“雖然今年‘金三銀四’不如往年火熱,但無論是從品牌策略還是用戶增長的角度考量,招聘平臺們也都會選擇在這個時間段抓緊搶人,畢竟‘金三銀四’是整個年度用戶活躍度最高的時期。”Grace表示。

這似乎也意味著,大部分招聘平臺并未被這場互聯網震蕩波及太多。

邊“縮編”,邊“換血”

對于今年冷清的求職情景,曾有一個段子在網上流傳較廣。

有一位高速收費員被裁撤后崩潰道:“都干了這么多年了,現在辭掉我還能干什么?”彼時有一位互聯網人冷眼旁觀:“早干嘛去了?”如今互聯網行業退潮,收費員的處境依樣被復制,這位互聯網人也懵了,“從入行起就干互聯網,裁掉我還能干什么?”

這個段子玩笑歸玩笑,但其背后透露出一個事實:職場人要轉型談何容易。

首先是同一崗位的競爭壓力驟增。例如過去大廠的高薪員工在同級別找不到合適崗位,有可能會向中小廠兼容,形成降維打擊。

根據拉勾招聘發布的《互聯網離職人才報告》,自去年12月至今,拉勾招聘平臺上處于離職狀態的用戶數量不斷增加,至3月離職人數超276萬,相比于去年同期增長2.1%,行業待業人員增加,求職者壓力加大。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很多企業一邊在縮編、加速裁員,另一邊卻又在積極招聘新人換血。“這些企業普遍在做組織結構升級,未來其在人才需求不那么旺盛的情況下,對招聘人員的能力模型要求會越來越高。”Grace表示。

在她看來,一方面,企業會更愿意招攬專家型等高技術人才,另一方面,規模較大的企業也會越來越注重內部人員培養體系的搭建,例如通過校招來打造自己的人才隊伍。

據Grace觀察,很多曾經的互聯網從業者也開始考慮更穩當的求職選擇,例如國企、外企,甚至會將報考公務員納入考慮范圍內。

在招聘層面,和互聯網行業相對的卻是新興產業正在釋放出大量的人才需求。

根據BOSS直聘研究院發布的《2022年春季就業市場趨勢觀察》 (下稱“《觀察》”) ,春招旺季以來,高端制造業招聘需求增長迅猛,招聘規模同比增長40%,各個細分領域普遍面臨人才緊缺問題。其中,生物制藥、航空航天、電子/半導體/集成電路和智能硬件領域的平均招聘月薪達到13410元,薪資同比增幅全部超過40%。

其中,高學歷人才成為招聘市場上的香餑餑。

據《觀察》數據,產業界對博士的需求連續三年高位增長,2022年春季招聘博士的崗位規模同比增幅達到120%,平均月薪達到3.6萬元。而中小企業成為產業升級和高學歷人才就業吸納的關鍵,500人以下規模的中小企業創造了60%的博士招聘崗位。

此外,隨著近年來傳統企業加快數字化轉型以及招聘日益線上化,互聯網人才走向傳統企業甚至回流到故鄉的案例也并不少見。

“例如傳統汽車制造、金融、消費等領域,其和互聯網公司招聘需求的差異主要體現在對人才的專業背景要求上。”Grace表示,“總體看來,互聯網背景人才和傳統行業的匹配度較高,他們可以將先進的理念和組織工作形式帶到傳統企業中。”

而對互聯網人來說,一些業務的底層邏輯相同,即便是跨行業也并非難事。

在前述觀察人士口中,一個更典型的轉型案例是,一位從事電商運營直播的互聯網人在這波震蕩中回到家鄉,進入當地的制造業企業后做起了得心應手的直播帶貨。

社交化招聘新出路

當求職市場“大變天”,也意味著招聘市場的“換擋期”到了。

2000年前后,中國第一批傳統招聘網站率先吃到了人口紅利。前程無憂、智聯招聘、中華英才網將招聘需求線上化,再通過廣告營銷大戰,形成了當年招聘市場上的“三國殺”。

但很快,企業漸漸發現,網站招聘的“簡歷庫”模式并不能高效匹配公司和求職者,這也導致他們不得不繼續從海量簡歷中費力篩選合適的候選人。

此后,中華英才網慘遭賣身,智聯招聘私有化退市,也標志著傳統網站招聘時代的落幕。

移動招聘興起則是在2010年前后。

隨著移動互聯網、大數據等技術迭代,市場上誕生了一批新的招聘公司:2011 年獵聘網上線,聚焦獵頭,主打BHC模式,2013 年脈脈上線,后從社交切入招聘市場;2014 年BOSS 直聘上線,直聘模式拉近了求職者和老板的距離.....

這些企業提供的模式創新以及智能技術應用,為人崗匹配效率的提升提供了新可能。

事實上,招聘行業剛需、低頻以及非標準化的特點,直接導致了長期以來招聘平臺不得不一直靠拉新來維持平臺的規?;砷L。

而瘋狂的廣告大戰則是最明顯的佐證——平臺唯一的優勢就是以廣告換取規模,誰的知名度高,就能吸引更多企業和求職者。

廣告戰的本質則是招聘市場上的同質化競爭。

對于企業或求職者而言,多平臺、廣撒網的命中率更高,而專注于某一平臺的可能性并不高,用戶使用粘性也不強。

BOSS直聘創始人趙鵬甚至曾直言,國內招聘行業沒出現百億美金以上公司,根源在于同質化競爭。

而隨著人工智能、大數據的發展,新技術和新模式或成為在線招聘平臺競爭的焦點。

意識到這一點,大多數招聘平臺都在主營招聘之外開拓多元化業務、試圖延長平臺用戶的生命周期。

例如今年1月,快手推出了藍領招聘平臺“快招工”,產品主打直播形態殺入招聘市場;BOSS直聘通過算法和數據迭代提升在中小企業和藍領群體中的滲透率;前程無憂進一步拓展到人力資源外包、評測和培訓等業務;脈脈也開始發力互聯網招聘并推出新功能“公司點評”……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直播招聘在形式上有所升級之外,社交招聘也逐漸成為深受年輕人喜愛的招聘形式之一。

根據《艾瑞咨詢2021年中國白領人群消費及職場社交研究報告》,93%的職場白領對職場社交持積極認可的態度;職場社交有助于團隊之間更好協作,業務溝通更高效;超過50%的白領希望通過職場社交提升學習、與優秀人為伍;未來更希望通過職場社交吸收多樣化知識,提升業務能力,拓展人脈。

“偶爾我也會刷各種招聘平臺的首頁,觀察各行業的招聘要求和薪酬水平,及時了解行業動態。”一位求職者對「創業最前線」表示,招聘軟件的功能不再局限于找工作,而是可以延伸出各種社交以及泛職場需求。

相比傳統網站招聘,線上招聘的成本是線下的五分之一。而在新一代的招聘平臺之間,新一輪的效率變革也正在發生。

“一個人的職業生命周期有20-30年,未來招聘平臺比拼的一定是針對求職者全職業周期的服務能力。”一位業內觀察人士表示。

在他看來,如果一個平臺既能解決用戶的求職需求,又能在其職業發展路徑中的關鍵節點提供解決方案,那么這個平臺的用戶粘性和服務效率一定會顯著高于其他平臺。

可見,當招聘市場進入存量博弈時代,多條腿走路和效率提升或將成為招聘平臺的制勝之法。而對于求職者來說,面對就業市場的多種變化,一定要保持良好穩定的心態,同時不忘持續提升自我工作能力與職場素養,方能在湍急的時代浪潮中鍛煉出自己職業生涯的競爭力。

企業管理培訓分類導航

企業培訓公開課日歷

企業培訓熱點城市導航

名課堂培訓講師團隊

李厚豪-企業培訓師
李厚豪老師

中國十大實戰銷售類內訓培訓師 企業培訓體系建立及企業內部培訓師培訓專家 曾任亞州最大電視購物公司橡果...

劉武-企業培訓師
劉武老師

名課堂特聘人力資源專家,著名人力資源管理實用戰術專家;國際職業培訓師協會高級培訓師;美國國際訓練協會...

高擁軍-企業培訓師
高擁軍老師

高擁軍老師 教育背景:畢業于北京科技大學,獲工學、管理學學位。 工作經歷:曾就職于設計院、工程咨詢、...

人力資源培訓精品內訓課程

人力資源培訓推薦公開課

人力資源培訓熱門關鍵字

AV无码欧洲亚洲电影网